首页 >> 综合新闻
偶遇“医托”
发布日期:2018-10-12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见识了只在电视新闻里才能看见到的“医托”。
  事情要从前不久的一个下午说起。爸爸有一个远在新疆的远房叔叔,不幸罹患了直肠癌,当地医生建议尽快找大医院做手术,于是由女儿陪同,从新疆来到了号称全亚洲治疗消化病技术力量最强的西安某大医院治病。据他们说,原本不想打扰我们,只是因为来西安一星期了,连基本的院前检查还没做完,加上求医心切,才辗转联系上了爸爸。
  爸爸接到他们的电话时,刚好是下午放学爸爸接我的时候,于是便带着我一起来到了医院。虽然已是下班时间,但是偌大的医院门诊大楼前的广场上,依旧人流如织。见面寒暄后,亲戚说出了他们的诉求,一是希望尽快安排核磁共振检查(据说排队到九天以后),二是希望能尽快住院治疗,当然住院的前提是做完所有检查项目。
  爸爸立刻打电话联系了几个比较有办法的朋友,但是得到的回复都令人失望。爸爸最后发了一条求助的朋友圈后说,只能看情况了……
  这时候,陪同亲戚来看病的、我的远房姑姑说,要不然再问问医托吧,这些人有办法,前两天挂不上专家号,就是找医托花200元办的。爸爸虽然想阻止,但是也没有好办法,只好让姑姑联系。没想到医托就在消化病院大楼下,爸爸陪姑姑过去了,出于好奇,我也悄悄地尾随了过去。
  医托看上去三十多岁,手里和衬衣口袋里共有三部手机,说话声音大且语速很快,同时兼顾着回复每部手机里的信息,看上去很忙的样子。虽然我站在不远处,但是我几乎听不到爸爸和姑姑的声音,到是医托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我给你们说吧,核磁共振排队排到什么时候你们比我清楚,我管你要1300元你以为是我一个人得吗?我跟你明说了吧,XXX、XXX、哎呦好多人要打点,你们自己算算吧,你排队这些天吃要花多少钱,住要花多少钱,我要的真不多......哎呀,好了好了,大哥我告诉你,我也是新疆来的,看在老乡的份上,咱互相体谅,1200元,不能再低了,少一分钱都不行了,老规矩,你检查完了给我钱,三天后肯定给你们安排检查.....不信你问问他们。”说着用手一指身后或站或蹲的一大群人,“他们都是干这个的,你问问,我说的价钱是不是最低......”
  听了他的话,再看看他手指的那一群人,我突然觉得好震惊,这些人完全颠覆了我心目中自以为的医托那种猥琐、神秘、小心翼翼的样子,他们就在医院大楼下,明目张胆地大声和患者讨价还价,根本不顾忌过往的人流和不远处的保安。那一瞬间我这个高中生仿佛看到了社会的最阴暗面......
  三天后,我问爸爸,亲戚有没有做核磁共振的检查,爸爸只是说做了。后来,爸爸很少再提起这件事了。
  我能理解救死扶伤的医生都很辛苦,无论是门诊的望闻问切,还是聚光灯下的手术台上,他们都是一丝不苟,没有丝毫懈怠。我也理解患者为了解除病痛,为了生存求医问药的内心渴望和急切。我还知道政府为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出台了各种各样的政策和办法。我也听说医院也想尽办法,开辟各种便民渠道......但是,看看医院里各种窗口和检查室门前排长队的人们焦急又无奈的眼神,似乎证明了看病难的问题好像并没有有效解决。所以,医托这个寄生在医患供需矛盾紧张环境下的特殊群体,才有了生存空间。我并不知道这些神通广大的医托是通过何种手段“帮助”患者解决问题的,但是我知道,他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制度还存在漏洞,我们的监管还存在死角,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还在与日俱增,我们求医问药的渠道还需要更畅通便捷,我们头顶的天空还需要更加澄澈蔚蓝……
 (张浠钺
陕西广播电视报主办 第一生活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3435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